變換字體大小 * * *

LIFT學人專訪—許書睿博士

2018/03/21

科技部推動「海外人才歸國橋接方案(Leaders in Future Trend,以下簡稱「LIFT」方案)」是主動促進人才流動的人才布局策略,透過主動號召我國赴海外留學人才返國,以科技部的戰略高度提高交流平台的層次與視野,引導海外學人將各項深具發展潛力的國際新知帶回國內,並陸續展開與產學研各界的交流擴散。也就是在期望協助海外高階人才回流扎根的同時,能將海外學人的工作及留學經驗所累積的科技創新能量與國際尖端趨勢、人脈網絡帶回國內。

 

為了擴大分享LIFT學人們的理念、思考與展望,後續將規劃逐步安排深度訪問與報導。本次率先登場的是許書睿博士,許博士不僅談到他選擇出國深造與回國扎根的歷程與規劃,也提出他對我國精準醫療發展趨勢的看法。在許博士的分享中,我們可以看到我國擁有舉世知名的全民健保資料庫系統,納保率超過95%,資料庫系統化地記錄大多數民眾的用藥行為與診斷史等等數據。如果能有效運用這項優勢,結合人工智慧發展精準醫療,肯定大有可為。看到這項資源優勢,許博士表示自己選擇回來臺灣,就是看到臺灣在精準醫療上的發展前景。回顧過去,許博士在海外就曾有和臺灣臨床醫師合作的規劃,卻缺乏完善的合作制度安排。現在,透過LIFT方案提供深度交流的緩衝空間,已促成彼此在短時間內達成迅速且實質的合作。

 
LIFT 學人--許書睿博士簡介
        學歷:香港大學醫學院生物資訊及統計遺傳學博士
        專長:疾病基因檢測及諮詢;基因體大數據分析
 
請您先做簡要的自我介紹

我的研究領域主要是利用統計及資訊計算方法解析來自基因檢測所產生之巨量資料,由於本身具有傳統生物醫學之實驗背景,加上以統計及電腦運算分析資料之實作經驗,期望本人的返國交流可以為國內基因檢測領域再升級並激盪出新的火花。精準或個人化醫療是未來趨勢,我期望貢獻所學,與臺灣產學研等單位合作整合臺灣現有資源,包括臺灣現有高品質醫療院所以及資訊產業之優勢,發展1)人類基因體資料雲端運算、2)臨床醫療整合遺傳諮詢及3)醫療人工智能應用,將可創造全新生物醫學產業模式,讓臺灣在國際相關領域上脫穎而出。

   
吸引您回來臺灣的原因是什麼?看到什麼樣的發展前景?

因為我主要是研究臨床基因體的大數據分析,臺灣的醫療體系基礎設施做得很好,除了健保方面的豐富資料,各家醫院也都有病例數位化的資料。所以,如果要做醫療大數據的話,臺灣會比其他沒有整體數位化收集數據的國家好很多。此外,臺灣在資訊產業的優勢,如果要利用AI幫助數據資料整合與資料分析,都是可以達成的。整體來說,精準醫療在臺灣還是非常有發展機會。

   
您回國後與臨床醫師如何展開實際合作?

我在國外的時候,就一直在思考有什麼是我可以回臺灣做的。在參加LIFT之前就有在國際研討會上接觸一些臨床醫師,但那時候不確定要用什麼方式合作。彼此儘管有意願要合作,可以利用學術計畫來進行人員聘僱任用。然而,參與LIFT方案以後就變成有一些緩衝空間,可以讓彼此雙方在LIFT方案運行期間先進行實質的合作,有了合作基礎及默契之後,再擴大結合多方的資源,創造更大的合作空間,而非一開始就以現有職位來雇用。另外,除了參與LIFT官方主辦的活動廣度外,學人亦可用自提活動的彈性方式,來增加適當機構/對象交流的深度。因此,我透過自提活動的方式來和多位不同院所的臨床醫師們交流。我分享我在臨床基因體分析的技術與建議,而醫師們提供臨床寶貴的經驗以及衍生的資源網路。

我相信有滿多專家都看到臺灣的潛力,臺灣人工智慧實驗室創辦人杜奕瑾也提到臺灣有發展醫療AI的潛力進而願意回臺灣貢獻(https://money.udn.com/money/story/10166/2845359),他先前已經是微軟亞太區的總監。也是覺得臺灣有可以發展的機會。中研院生醫所所長郭沛恩教授,也是去年從美國來臺,瞄準的也是精準醫療(http://reading.udn.com/v2/magDesc.do?id=123031)。

我個人認為,臺灣發展精準醫療的軟硬體和數據資料都具備,主要的痛點可能會是現有資源的整合,會讓落實推動的步調稍慢。從開展次世代基因定序到現在,相信臺灣已經累積了許多的臨床基因體資料。但要如何整合這些資料,使得資料可以永續應用,會是臺灣的大挑戰。要實現真正的精準醫療,所需要的是整合臨床醫療人員,生醫研究人員,生物醫學資訊工程師,遺傳學家以及IT工程師。這樣跨領域的團隊,缺一不可。從科學分析的現實層面來說,需要的資料都已經存在,技術層面也可以持續共同開發,可以做的還不僅只是醫療,其他可能性也還有很多,例如也可結合做智慧城市,和臺灣其他廠商合作開發軟硬體的整合應用等等。

                                                                                                                                                                         訪談整理:邱雯琪/國研院科政中心